开始自己的故事:《革命前夕的摩托车之旅》

开始自己的故事:《革命前夕的摩托车之旅》

  格瓦拉在日记开头的时候说,他写的是拥有共同精神与相似梦想的两个生命体一起走过的一段经历,既不是一个英雄行径的故事,也不是愤世嫉俗者的见闻。

  就如同他所说的,这本《革命前夕的摩托车之旅》(The Motorcycle Diaries),纪录了他尚未成为革命英雄──切‧格瓦拉(Che Guevara)的经历。但这趟南美洲漫游改变了年轻的格瓦拉,悄悄地,在他的内心埋下革命的种子。一路上看见的那些不公不义的行为,促使他武装起义站在人民的这一边。

  二十三岁的格瓦拉,还不是个英雄,但他有英雄必备的特质──勇气,敢于离开生活的舒适圈,朝未知前进,因为他不愿意放弃化梦想为现实的机会,他要开始自己的故事,展开行动。但这并不代表格瓦拉和他的朋友阿尔贝托,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幺,相反地就是因为不确定,才让他们骑车上路,透过游历探究人生的答案。

  他们选择最拮据的方式来完成这次的漫游,即便两个人都处在中上阶级,并且还是医学院的学生。虽然口袋有钱,他们也宁愿搭帐篷,有一餐没一餐,就像两个流浪汉一样。只因格瓦拉说,他不愿意花钱去住在中产阶级的旅舍里,和那些虚假的人打交道,而宁愿和朴实的无产者在一起。也因为这种髒兮兮的外表,不让其他贫困的人,感到阶级之间的差距,虽然在当地人眼中,他们仍是不折不扣的外来者。

开始自己的故事:《革命前夕的摩托车之旅》
  只是,有些人对于自己外来者的身份不自知,会抱着观光的心态,想参观他人「真实的日常」(譬如,贫民窟),认为自己是观光客就有豁免权,可以东看西看,冒然闯入他人的生活。尤其还乱拍照,这些人其实不是在寻找真实,而是寻找可当成真实的符号来收藏的纪念品。更有甚者,是那些以高人一等的姿态去做「义工/志工」,或想「教育」对方的「慈善家」。当格瓦拉去探视麻疯病人的时候,他不是想着要去施予恩惠,而是站在和对方平等的位置上,和他们一同踢球,吃饭喝酒聊天。就像他将来会对其他人所说的,不是去做「慈善工作」,而是「团结工作」,不是走进这些受苦的人民对他们説,「我是来帮助你们的」,而是抱着谦虚的心向他们学习,并一同去实现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是一同,是一起,不是上对下,不是强势对弱势。

  不过这些领悟都是摩托车之旅后的事,在旅途中,格瓦拉只是用力的去看,去听,他并没有想去发现事物的底层,他只想看到事物的限制就够了,就像他看到矿坑里的工人,为了求生存,只能带着微笑去毒害自己的肺,就像他看到生病的老妇人,因为没办法工作而被家人鄙视,还有那些因为没有手术工具而死掉的病人⋯⋯。格瓦拉本来认为自己的使命就是不停地流浪,虽然无根却自由,但他不知道的是,那些他所观察到的人事物,并不是无声的,它们不断地发出呼唤引起他的关注,并且促使他思考,最终使他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

  看完《革命前夕的摩托车之旅》后,会有一股冲动想这样就背上包包踏上旅途。不过后来仔细想想,或许是要「上路」没错,但不一定是条有形的路。反而是要踏上一条通往理解自己的路,一条帮助自己找到人生方向的路;可以是旅行,可以是阅读,也可以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旅行是其中的一种方式,却不是唯一的方式,不一定要去他方,才能探索自己的内心找到答案。而是要去思考,要有勇气,不要让「做不到」、「不可能」瘫痪自己行动的意识,否则梦想就不会变成事实。就像格瓦拉所说的:「知道了自己必需往哪一个方向上路,那幺只剩下一个问题了:那就是我们每天应该走多少路;知道这一点之后,我们就去走它。」

开始自己的故事:《革命前夕的摩托车之旅》

书籍资讯
书名:《革命前夕的摩托车之旅》(The Motorcycle Diaries)
作者:切‧格瓦拉(Che Guevara)
出版:大块文化

[TAAZE] [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