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食主义(上篇):给生命一个机会‧立志做个有机人

慢食主义(上篇):给生命一个机会‧立志做个有机人我们经常把环保和有机挂在嘴边,但真正实行起来却又好像无法百分百参与,日常所行的有机生活,不外是光顾有机店购买有机产品,说穿了,我们只不过是“有机客”而不是“有机人”。马来西亚环境、工艺及发展中心(CETDEM)是个致力于推动有机环保生活的民间组织,从早年着重于推广有机农耕,到近年来从教育层面下手,灌输群众有机环保概念,希望从日常生活着手,教大众做一个真正的“有机人”。希望有朝一日人人有机‧天天有机成立于1985年的CETDEM共有两间办公室,唔……不对,正确的说法是一间办公室,另一间是提供有机农耕园艺和慢食主题餐厅的会所;其实我更喜欢把这地方称为“生活教室”,以让我们透过眼睛看双手摸,更进一步接触有机新主张。採访这一天,我和摄记受邀请到“生活教室”去,在闷热和烟霾笼罩的6月天推开CETDEM“生活教室”的大门,瞬间被里头清凉翠绿的景观给“摄”住了,天啊,想不到在这烦嚣的八打灵再也地区,也有如此人间净土。当时才知道,原来坐落于双层排屋角头单位的“生活教室”,外头看起来与一般的双层排屋无异,但内里却大有乾坤,栽种了各式各样的蔬菜瓜果――有刚刚播种的,有在成长中的,有适逢收成期的,当然,也有已经成熟被摘去只留下枯萎瓜叶的。一个方寸之地,让人时刻感受到播种时的希望、耕种时的辛劳以及收割时的喜悦,体现出万物的生命力,让满满的悸动写在握住泥土和肥料的双手间。就另一层面而言,角头单位的空地原来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园艺田园,收成不但可以自给自足,还能与人分享香甜果实,实在是太美妙太神奇了。参与23年‧瓜草都有情抵达“生活教室”那天时间是早上10点钟,正好有会员开着汽车到来“寻宝”,只见他把肥硕的香蕉、圆鼓鼓的菠萝蜜和鲜艳的蔬菜给搬上后车箱,然后一脸满意的离去。“他是我们的会员,经常来买菜……”头披蓝布巾,一身长衣长裤,一副农友打扮的陈秀銮一脸和蔼的迎接我们。陈秀銮于1986年加入CETDEM,如今是中心的协调员。屈指一算,陈秀銮在CETDEM服务已经有23个年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蔬一瓜都充满感情,请她来谈CETDEM说环保讲有机,最是适合不过。“CETDEM是非营利的民间组织,成立于1985年,我是在第2年才加入。组织的宗旨是进行研究及促进大马有机业的持续发展,一直以来常举办各项活动传达环保和有机生活的讯息。”在CETDEM成立的最初10年里,曾经在雪州双溪毛糯开闢有机农场,据了解,它应该是全马第一个有机农场,可说是本地有机农场的鼻祖,“我们从一英亩的一小片沙地开始,经过不断的努力耕耘,最终才把它变成一片肥沃的土地,开出满山的瓜果青菜。”10年耕耘最大的收穫,不单单只是农产品大唱丰收,更大的欣慰是证明了即使不施用任何化学合成肥料和农药,一样可以把瘠土变良田。农场停运作‧新的开始“在后期,由于各种因素以及人手不足的问题,农场停止了运作,但这并不是一个结束,反之,它是另一个新的开始。”卸下开垦农场的负担,CETDEM把方向及更多的精力转换至推广和教育群众有关环保和有机的概念,务求在群众心中撒下有机种子,让它萌芽壮大。“我们自己没有耕作,但却收集和应用了10年的经验和资源来推广本地有机农耕,同时,我们也致力于向每个家庭推介家庭园艺,鼓励大家在家里以有机的方式种菜。”相对的,由于服务对象扩大了,陈秀銮和伙伴得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进行各种推广活动。“以前我们的目标是农耕业者,而今,我们把有机农耕推广至家庭、学校、机构和社区,希望有朝一日人人有机,天天有机。”虽然改变了方向,但CETDEM的宗旨始终没有变,就是要与大众携手,与大自然建立和谐关係,给予人类万物和环境的健康友善的回报,建立一个可永续经营的世界。慢食探讨天地万物“生活教室”除了设有有机农耕园艺,它也设有慢食主题餐厅,让会员及有意者一边品尝新鲜有机蔬果,一边感受大自然的奥妙!“慢食这个生活概念,在马来西亚还相当新,但也有不少人了解慢食的存在和意义。”陈秀銮解释。就如陈秀銮所分享的,慢食,不单单只是“吃进嘴里”的部份而己,反之,它是从种子被埋在泥土里,然后看着它萌芽壮大,最后收割送入厨房,再经少油少盐少炸的方式烹调,一口一口的送入嘴巴,在慢慢咀嚼,细心品尝间感受也感恩天地万物所给予我们的一切,此外,在吃下食物的当儿,也领悟天地万物息息相关的奥妙感动。不着重食物味道“这是很奇妙的事,当中你可以感受到这个世界上如果只有你一个人是没有意义的,而且,没有别人的同心协力,我们大概也活不了……只有结合众人的力量,我们才能活出有意思及丰富的生命。”CETDEM所提倡的“慢食”与国际社会主张的“慢食”虽然理念相同,但却有少许差异。“国际社会主张的慢食强调好、清洁和公平。好,是指要美味、要新鲜、要吃当季食物、要能刺激和满足我们的感受;清洁则是指在生产这些食物时没有破坏到地球与环境,遵循生态保护守则,同时亦不会对其他生物构成伤害;公平就是要尊重社会公益,让从事生产线上的每一个人都获得公平的对待,包括他们的收入和工作环境等。”至于CETDEM所提倡的“慢食”,差别是强调食物是要有机,但却不太着重食物的味道,“虽然不注重味道,但食物煮出来还是进得了口啦……哈哈!”陈秀銮笑着说。值得一提的是,“生活教室”里还设有“种子银行”,除了收藏种子,同时也鼓励农夫和园艺爱好者学习储存种子,“不晓得大家有没有发现,就是我们在市面上购买到种子并播种后,蔬菜瓜果是长了出来,但就是无法再利用它的种子来继续栽种下一代的蔬菜瓜果。为甚幺?可能是厂家基于利益考量,而特製出这种无法繁衍下一代的蔬菜瓜果吧。”也因此,陈秀銮促请农夫和园艺爱好者如果有机会,就儘可能尝试把种子收集起来,让蔬菜瓜果的生命可以一代一代的延续下去。很多人会问:你今天“慢食”了吗?如果你还是回答“没有”,看来,是时候要出发了。因为我们今日所拥有的,都是别人或前辈所赋予的,因此我们即使没有付出,也不应该不负责任的去破坏地球上的一物一事。再怎幺说,我们也只不过是地球上的一个过客。我们唯一同时也务必做的,就是让美好的漂亮的人、事、物,世世代代的延续下去。最原始的风味到“生活教室”享用有机餐需要事前预约,由于人手不足的关係,目前也只是供应午餐而己,“一般上来这里用午餐的人士都会参与‘美食之旅´,也就是先来参观我们的农场,用手来碰一碰这里的蔬菜瓜果,感受一下它带来的感动,然后,才坐下来慢慢品尝它们。”甚至,你可以在这里亲手把想吃的蔬菜摘下,请厨房助理把蔬菜化作佳餚。有机慢食餐,吃些甚幺?“我们不是专业厨师,所以说真的,煮得好不好吃不是我们的强项,但可以肯定的是,你可以在这里会吃到最原始的风味。”一般而言,有机慢食餐包括餐前汤类,包含糙米的主菜,然后再来一些甜品,此外,更多的是提供火锅套餐,毕竟菜园内蔬菜瓜果多得是,只要採摘下来以高汤烫过就很美味可口了。一顿饭下来,每个人的收费介于15至25令吉之间,与一般的有机餐厅的消费相差不远。你知道吗?什幺是慢食协会?慢食协会(Slow Food)是国际性的非营利协会。为了回应速食店的标準化作业所带来的影响及快速生活的步调,慢食协会成立于1986年,截至目前为止,全球包括132个国家的会员已经超过8万5000名。慢食会分会(称为Convivia)已有逾800个分会分布全球,各分会就像是当地活动的集终点,并为会员们组织各种慢食主张的活动。/副刊‧报导:高宝玲‧2009.07.01